哪來的勇氣要拍成三部曲:《嗜殺路人甲》

 

《嗜殺路人甲》劇照。

 

  「第一次殺人總是最困難的。」

 

  無緣無故的殺意有可能嗎?

 

  看完《嗜殺路人甲》我還是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我對導演的濃濃殺意完全有緣有故。這部電影謀殺了我人生的九十多分鐘。

 

  雷尼哈林不是什麼沒有經驗的導演,他已經拍了快四十年的電影,甚至接手過不少經典IP乃至拍出知名作品。比如《半夜鬼上床四:幽冥鬼手》、《終極警探2》、《大法師:吸魂首部曲》,而他自己也有比如《水深火熱》這樣雖非完全原創但值得被記住的作品。

 

  而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在技術上《嗜殺路人甲》仍然可以把你搞的雞皮疙瘩,透過那些老掉牙的左右平移手法以及跳躍式驚嚇,以及許多讓人不想再談的老狗把戲。

 

  但基本上《嗜殺路人甲》就算放在兩千年出租電影時代都不會讓人懷疑,因為本片會讓人質疑今年是否是2024年,彷彿衛斯克萊文解構砍殺電影的《驚聲尖叫》從未存在過,而前幾年的《驚聲尖叫5》或《驚聲尖叫6》等探討這類作品續集以及重啟概念的作品都不存在那樣,當然,在《嗜殺路人甲》歲月靜好的姿態看來,比如《忌日快樂》或者《換人砍砍砍》等試圖為砍殺電影續命的當代作品同樣也不存在那樣。

 

  你看越多砍殺電影,你就越不了解本片的自信何來,觀眾很難理解《嗜殺路人甲》到底是哪來的勇氣要拍成三部曲,因為這是一部看完之後心中毫無波瀾的電影。

 

2008年《陌路狂殺》劇照。

 

  事實上,《嗜殺路人甲》的原作就在2008年,那是布萊恩貝爾蒂諾 (Bryan Bertino)的《陌路狂殺》,在那部處女作作品裡,一對男女來到鄉下男方父親小屋休息,重點在於兩人凍結的關係以及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三個戴面具的人帶著武器侵入他們小屋,他們不只要殺了他們,還要玩弄他們。沒有任何原因。

 

  《陌路狂殺》簡單而美好,它是一部減法電影,它很清楚自己在什麼時候誕生,而哪些嘗試前人都做過了,所以它知道與其說很多不如什麼都不說,與其鉅細靡遺不如一筆帶過,這是它的自知之明,而有自知之明的作品通常不會差到哪裡去。

 

  而到了2024年的《嗜殺路人甲》,本片幾乎百分百照搬原本劇情,除了消除了兩人原本的情感緊張關係,並強化他們是誤闖鄉村的都市人外,你在本片看不到什麼創發,或者對原作主旨的反思,它從一部極簡的砍殺電影變成一部極普的砍殺電影,它不只不會藏拙,還放大了原本故事的缺點,讓觀眾對裡頭角色的行動智商比原作更為惱火。

 

《嗜殺路人甲》劇照。

 

  而在品味了像是隔了好幾夜且歷經重複加熱的年夜飯的本片後,觀眾就像解剖台上的青蛙,冷冷冰冰的,只能被那些老掉牙的手段激出生理反應,正如給青蛙通電牠腿就會跳那樣。

 

  為什麼沒想法還要重啟?為什麼這種片有八百多萬預算?為什麼他們覺得背靠背一次拍三集是個好點子?

 

  有任何人想知道這個當初被打造出來偽社會案件風格的世界裡任何關於面具怪客人的真相嗎?難道大衛高登葛林這麼用心卻仍然褒貶不一的《月光光新慌慌》三部曲還不能給任何想翻拍經典或者邪典作品的人一點警示,那就是其實觀眾真的沒這麼渴望一個關於蒙面殺手的神話被拆解或者再詮釋嗎?

 

  就算不考慮作品主旨或者其他崇高的事物,難道吃慣牛排或者吃不到牛排的觀眾不正渴望如生肉般的《劊樂小丑》或者《小熊維尼:嗜血維尼》嗎?

 

  或許這些問題或許對雷尼哈林太困難了,畢竟他剛結束為其六年的中國假期,而在那邊作為好萊塢白人代表拍電影跟在具有市場競爭壓力的好萊塢生存完全是兩回事。

 

  或許,我們應該把《嗜殺路人甲》當做一部狂歡後在暈眩中試圖練習走路的作品,換句話說,一部雷尼哈林的復健之作,而非一部考慮到當代觀眾需求的砍殺快樂套餐。

 

 

 

電影資訊

《嗜殺路人甲》(The Strangers: Chapter 1)─Renny Harlin,2024

你可能會喜歡

恐怖電影的解剖學:玻利維亞人為什麼喜歡《咒》?

妻子的黑色噩夢:韓江《素食者》(채식주의자)

逃亡與殘忍,竟成了一體兩面:《布魯克林孤兒》

不想努力了,繼承遺產比較快:《金孫爆富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