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莉歐莎》:從天堂墜落的黑暗天使如何回到綠洲?

 《芙莉歐莎》劇照。

 

  當世界毀滅之後,秩序分崩離析,幫派據地為王,畸形人成了這個世界的多數,將死者會被拖入地下拿來養蛆,電腦消失、科技倒退,電動車與無人機彷彿從未存在,汽油車與廢零件才能橫行霸道,民主社會不見蹤影,而封建制度捲土重來。

 

  而一個女孩,希望找到回家的路。

 

  以五個章節講述的《芙莉歐莎》是《瘋狂麥斯:憤怒道》前傳,講述《瘋狂麥斯:憤怒道》中,地方軍閥不死老喬的左右手芙莉歐莎帶著乳母們叛逃前的故事,喬治米勒的這部叫好不叫座的前傳讓觀眾等了快十年,許多粉絲早已期待回歸這個充滿改裝車與幫派械鬥的廢土世界,是故在本片裡對於世界觀有了更具體的描述,你完全不需要看過《瘋狂麥斯:憤怒道》,就可以透過本片輕鬆的進入這個迷人又致命的廢土世界。

 

  喬治米勒是懂得說故事的方法與意義的人,雖然他發想出如此迷人又致命的廢土世界,然而《芙莉歐莎》裡面,雖然仍有不少精采的飆車與打鬥,重點卻更加細緻的放在從小女孩變成女青年的芙莉歐莎的成長歷程上。無論是飾演其幼年的艾莉拉‧布朗(Alyla Browne)還是青年的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 Joy),都具有大大的眼睛以及堅毅的眼神,這讓她們可以不說太多台詞卻仍然能塑造強烈的角色印象,喬治米勒塑造孩子就像宮崎駿,看得到純淨但看不到天真,沒有一場關於孩子的戲會讓人覺得這個小女孩不懂事或者是個拖油瓶,相反地,你會看到她相當理解自己的處境,以及自己的生存積極性在哪。

 

《芙莉歐莎》劇照。

 

  在這個世界裡,能生存下來的人都有兩把刷子,你或者比他人殘忍,或者比他人勤勞,又或者具有特殊的領袖氣質,本傳就出現過的不死老喬是這樣,而由雷神克里斯漢斯沃所飾演的狄門特斯則是另一種角色,他的矛盾性正如他作為一幫之主還有他隨身攜帶的小熊那樣,他渴望掠奪一切,渴望眾人加入他的幫派,事實上他第一次登場時,坐在帳棚內被眾人圍繞的他看起來毫無孩子氣可言而確實有些王者姿態。

 

  比起身旁躁動且對俘虜的芙莉歐莎充滿好奇與不懷好意的手下們,他要其他人提供珍貴水資源還有食物給芙莉歐莎:

  「我只要你吃好喝好,好好睡一覺。」

  「然後明天我會送你回家。」

 

  你很難把這個形象與後半段與芙莉歐莎為敵而且倉皇逃跑的狄門特斯聯想在一起。事實上,狄門特斯一方面殺了芙莉歐莎的母親,卻也曾在一次作戰中救了差點被拖入地道的芙莉歐莎一命。正如你會訝異於狄門特斯一方面能策劃攻下不死老喬汽油城的計畫,另一方面卻完全不知如何統治以至於汽油城數年後就陷入混亂。

 《芙莉歐莎》劇照。

 

  狄門特斯是一個可以馬上打天下卻不能馬上治國的人,他所帶來的征伐若不持續,就會危及自身的國度。喬治米勒用極其視覺化的象徵說明了這一點,在不死老喬手下的統治下,汽油城領主房間可以有從藝術書籍裡臨摹而來的大型壁畫,然而當統治者換人,畫作卻成了一團混亂,正如這座汽油城一樣。

 

  在末世,很多毀滅與破壞不需要深仇大恨,而僅僅是出於慾望或者雞毛蒜皮的小事,狄門特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殺死甚至羞辱了青年芙莉歐莎的情人,後者與芙莉歐莎本來已打算趁亂逃出不死老喬還有狄門特斯的鬥爭地帶,去尋找當年芙莉歐莎的家鄉,那個「應有盡有」的綠洲,而這讓芙莉歐莎對狄門特斯的仇恨更深了。

 

  狄門特斯的惡是廢土世界的無序之惡,而不死老喬的惡則是廢土世界的有序之惡,前者燒殺擄掠沒有盡頭也不知反省,而後者以神話欺騙戰爭男孩,並獨佔資源還有剝削乳母。這可能是喬治米勒略過這兩個惡互鬥的四十天大戰的原因,對許多觀眾而言這可能是一個本來很值得期待的大戰,更多載具、更多大戰、更多血腥。

 

  但對喬治米勒而言,這部以芙莉歐莎為主角的前傳作品有更重要的主題,那就是從天堂墜落的黑暗天使如何回到綠洲?而一個爬滿罪惡的世界是否又還能值得期待?是故這不只是地理上也是精神上的,在黑暗的世界她本來找到愛。當愛人被毀滅時,她又找到了那些像她一樣在亂世被惡所蹂躪的女孩們,她決定用自己從亂世磨練而來的技術來拯救她們逃出魔掌,正如她並不只是簡單殺了狄門特斯這個亂世受害者與加害者那樣。

 

《芙莉歐莎》劇照。

 

  她用敵人來滋養當年她從家鄉帶來的桃樹種子。

 

  毀滅不能對抗毀滅,正如惡無法對抗惡,至高的善是愛,而至高的愛是創造,這讓同樣在同一世界觀的《芙莉歐莎》做出了與《瘋狂麥斯:憤怒道》不同的風格與質感,恐怕也是熱愛說各種故事的喬治米勒的晚年體悟。

 

 

 

 

 

電影資訊

芙莉歐莎:瘋狂麥斯傳奇篇章》(Furiosa)─George Miller,2024

你可能會喜歡

不是所有機器都渴望奴役,正如不是所有人類都渴望自由──《駭客任務:復活》

這裡不是小便斗:馮內果與《第五號屠宰場》(1969)

以《腿》之名的愛與執念──下葬回憶只缺一條「腿」

有很多不同的世界,看起來連在一起實際上並不互通:《我的完美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