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文學界聖盃「雨果獎」亦難逃中國魔手?

 雨果獎首度在中國舉辦,就爆發「作者與作品莫名被判定不合格」的嚴重問題。

 

編譯|陳泓璿

 

  著名科幻小說獎雨果獎(Hugo Awards)2023年首次在中國舉辦,投票記錄遲遲未公布,近日一公開就引發各界譁然,有好幾位原本的熱門得獎人選跟作品擁有足夠票數卻遭到標示「不合格」,引發了對頒獎過程中的干涉和審查制度的擔憂。

 

  其中,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匡靈秀(RF Kuang)的《巴別塔學院》(Babel, or the Necessity of Violence)、尼爾‧蓋曼的Netflix影劇《睡魔》和作家趙希然(Xiran Jay Zhao)的作品,都被排除在2023年雨果獎之外。2023年雨果獎由世界科幻大會(World Science Fiction Convention,簡稱Worldcon)在2023年10月於中國成都舉辦。

 

  《巴別塔學院》是由匡靈秀撰寫的偵探小說,2023年獲頒年度英國圖書獎小說獎。匡靈秀是一位華裔美籍作家,以小說《黃臉》(Yellowface)聞名。

 

  截至2024年1月20日,尚未有對於這些作品被排除的理由。相關消息是在2023年雨果獎完整提名統計資料中公布的。某些作品被標示已經給予投票,但是被標記為「星號」和「不符合」資格者並沒有進一步的細節。

 

「配合中國當地法規」舉辦的雨果獎評選資料,顯示每輪都出現不合理的票數,而《巴別塔學院》更是莫名就被標示「不合格」。

 

  雨果獎公認是科幻小說和奇幻小說的最高獎項,由世界科幻大會管理,後者是一個科幻迷組成的鬆散組織。他們每年在不同城市舉辦年度世界大會,從數十個作品中投票選出最喜歡的作品和作者。2023年的活動是首次在中國境內舉行。

 

  近日釋出的文件顯示,幾個作品和作者(其中一些與中國有關聯),儘管收到了足夠的提名以進入入圍名單,但仍被排除在選票之外。被排除的提名人選包括匡靈秀和趙希然,兩位都是出生在中國但現居於美國跟加拿大。

 

  有些人擔心,這些作者是因為政治原因而被針對。這與中國政府對境內所有文化活動的控制有關。

 

  2023年雨果獎評審團主席戴夫‧麥卡提(Dave McCarty)駁斥此一質疑,在臉書上寫道:「沒有人命令我做任何事⋯。雨果獎管理團隊與中國政府之間沒有任何的官方溝通方式。

 

  麥卡提並沒有回答《衛報》的評論請求,但是分享了他所說來自雨果獎管理團隊的官方回應:「在確認了章程和法規後,我們必須遵守。管理團隊確認了這些作品/作者沒有資格。」他拒絕詳細說明「規則」是什麼。

 

戴夫‧麥卡提強調:「這又不是我的錯。」

 

  「關於為何被排除在外,我只能猜測可能原因,但大概跟我過去批評中國政府的言論有關。」趙希然表示,「你以為中國看起來又大又強,應該對於外界的批評有點氣度,但事實上他們不僅小鼻子小眼睛非常計較,而且對於海外華人變本加厲追殺。」

 

  匡靈秀以《鴉片戰爭》三部曲(The Poppy War)出道,一部獲得許多獎項的奇幻小說。其靈感來自於想像毛澤東是一位青少女的中國現代史。

 

  基於尼爾蓋曼(Neil Gaiman)的漫畫改編《睡魔》第六集,儘管收到了足夠的提名進入最終投票,仍被排除在最佳影視戲劇呈現類別之外。尼爾蓋曼已經公開批評中國當局監禁作家。

 

尼爾‧蓋曼問麥卡提到底《睡魔》違反了什麼規定,也沒有得到答案。

 

  2024年1月22日匡靈秀在Instagram的貼文寫道:「我希望澄清的是,我和我的團隊都沒有收到《巴別塔學院》不符合資格的理由。我從來都沒有拒絕提名,因為根本就沒人給我這個資格⋯。我認為這不是有沒有資格的問題,而是受不受待見的問題。」

 

  上週,業餘科幻作家保羅‧韋默(Paul Weimer)發現,儘管他有足夠多的提名進入入圍名單,但最後卻莫名其妙被排除在最佳粉絲作者類別。數年來曾被雨果獎提名的韋默委婉表達了失望:「我原本對成都寄與厚望。」「我本來以為,有這麼多中國科幻粉絲聚在一起爭取主辦獎項的權利,會是件好事。」

 

  成都的世界科幻大會組織委員會未回應評論請求。2021年當成都贏得主辦權時,一些科幻圈人士已經對這場活動感到擔憂。

 

  2021年,香港旅英科幻作家吳志麗(Jeannette Ng)表示:「我的雨果獎得獎感言可能會導致我在中國被抓。我的公開言論(在中國)就是不合法。」2020年,吳志麗以影片發表感言,提到反送中的立場,呼籲世界請勿忘記香港,更應從香港身上看見中國帶來的教訓:

 

「上回我在世界科幻大會發表演說前幾個小時,我最深愛的賽博龐克城市──香港──剛經歷一場大遊行。從那之後,事情變得越來越糟。...讓我們失去生存空間的伎倆,投向我們身上的催淚瓦斯,全是一樣的。我們抵抗的方式,也是舉世共通。因此,我們更迫切必須凝聚在一起,重要性遠勝以往。為了寫下一個有喜悅、希望跟改變可能的未來...現在就是時候了。當下,從來都是該動身的時刻。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吳志麗先前就曾公開反對雨果獎在中國舉辦。趙希然也表示:「主辦單位世界科幻協會打從一開始就應該正視我們對中國舉辦頒獎的擔憂。我們早就知道像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蓋曼在臉書上提到:「到目前為止,雨果獎最獨樹一幟的就是過程的透明和清楚⋯⋯。現在的狀況讓人困惑莫名,只要沒有清楚的過程,就意味著不管是哪個部分出問題,都是無法修正的;或者即便最後能夠補救,但也平白斷送了雨果獎70年來累積的敬重。」

 

  雨果獎成都投票事件損害的不僅是那些無緣無故「被取消資格」的作者,也損害了「沒有」被取消資格的作家。獲得最佳小說入圍的希薇雅‧莫雷諾─賈西亞(Silvia Moreno-Garcia)表示,大會應該給出更明確的交代,譬如到底為什麼尼爾‧蓋曼會失去資格,並表示她已無法對自己的入圍感到任何一點驕傲。

 

雨果獎最佳小說入圍者希薇雅‧莫雷諾─賈西亞表示,她雖在決選名單上,但看到這些投票過程,感到「抬不起頭」。

 

 

資料來源:

Guardian》、《Polygon》、《file770

你可能會喜歡

她們惡夢的敘事詩:《黑鏡》第四季

專家對中國政府採集十分之一男性公民DNA表示憂慮

《魔鬼的自白》以外:從萬湖會議到消失的錄音帶

怪物從來不是最可怕的:宮部美幸《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