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認真工作的人才不會想復仇呢!《半澤直樹:失落一代的反擊》

 平成收視王《半澤直樹》睽違七年終於推出第二季,劇情的起點就是原著小說《失落世代的反擊》。

 

  2013年開播的日劇《半澤直樹》創造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句子,不知道有多少上班族貌似半開玩笑的講著劇裡東京中央銀行員工半澤直樹的經典台詞「加倍奉還」,心裡卻想著職場中那些讓人不爽的上司跟同事。日劇版《半澤直樹》締造了許多驚人的紀錄,譬如最終回首播收視率高達42.2%,征服全國成為「平成收視紀錄王」。如今平成時代已經結束,第二季的《半澤直樹》將在令和時代上檔,究竟第一季結尾立功卻遭「外放」到子公司的半澤直樹,會在流放地「東京中央證券」帶來什麼樣的變革呢?

 

  關於《半澤直樹》系列原作,有個有趣的插曲。直木賞小說家池井戶潤投注了相當的關愛在小說主角「半澤直樹」身上,不管是銀行員的經歷(池井戶畢業後進入三菱銀行,後來經過兩次併購,最終成為三菱UFJ銀行),或者畢業的學校(池井戶跟半澤都畢業於名校慶應大學),都可以找到作者自己的身影。但池井戶就是沒想過要直接了當地把小說取名為「半澤直樹」,這是日劇導演福澤克雄的主意。

 

  福澤克雄讀了以半澤直樹為主角的第一本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覺得名字雖然不怎麼吸引人,但是內容卻很有意思。於是他跟劇組一起,把「半澤直樹系列」前兩本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我們是花樣泡沫組》改編成日劇,並且直白地就取名為《半澤直樹》,充滿張力與熱血的劇情一炮而紅,那黑白分明、筆力遒勁的「半澤直樹」標準字深入人心,從此世界上才真的有了名為「半澤直樹」的系列。

 

  半澤直樹系列總共有四本,前兩本已經拍成日劇第一季,後兩本《失落一代的反擊》、《銀翼的伊卡洛斯》則成為睽違七年第二季的原始腳本。其中,《失落一代的反擊》交代了遭到調職外放的半澤直樹如何在子公司東京中央證券繼續做那些「很半澤直樹」的事情。

 

  《失落一代的反擊》開始於一對大客戶的造訪。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80年代有一波IT產業興起的浪潮,許多老牌IT公司都是在那個時代創立的,書中虛構的大客戶「電腦雜技集團」就是這樣的一個成功案例,創立於1989年並很快就成功上市上櫃,堪稱創業的明星。集團社長夫婦專程來訪,自然是件大事。半澤跟東京中央證券的幾位核心員工認真招待,得知了不得了的資訊:

 

  「電腦雜技集團想要併購自己的最大對手,東京螺旋公司。」

 

  如果併購成功,抽成手續費金額非常驚人。對於半澤服務的融資機構來說,當然是再好不過的生意。但這同時,兩家上市公司之間的「併購」,意味著取得對方公司的股份來取得控制對方的力量,但對方真的想被你控制嗎?換句話說,合法併購跟惡意併購,其實只是一線之隔。

 

  銀行業也好,證券業也好,其實很多時候就是在扮演「把不道德的事情合法處理完」的角色。沒有人知道社長才三十歲的新創事業「東京螺旋公司」要是被買走,組織文化會受到怎樣的衝擊,員工是否都能留任。更困難的是,要操縱一項企業併購,不僅口袋要夠深,更要有豐富的經驗。這場交易背後的各種重量,讓半澤謹慎以對。而他的兩位下屬,較年長的諸田與年輕的森山,則對這個案子有截然不同的反應。

 

  諸田也是被外放的員工,因此興致勃勃,希望辦好這個大案子,揚眉吐氣回到母公司。但森山一開始就是子公司的雇員,升職到母公司對他來說並不重要,而且他直覺上認為這次併購不會成功。然而,贊成也好,反對也好,半澤很快就發現問題來了──母公司東京中央銀行竟然直接把案子搶走了。

 

  母公司與子公司同屬一個集團,理論上不該有這種偷偷摸摸搶人家案子的行為。於是半澤跟森山還有許多夥伴們聯手,一起讓搶別人案子的人,以及偷偷摸摸內神通外鬼的人,通通受到報應,百倍奉還!

 

《半澤直樹系列3:失落一代的反擊》中文版書封。

 

  為了不劇透,關於劇情的部份就說到這裡。池井戶潤不愧是直木賞得主,他其實很少對場景跟人物有什麼過分裝飾或者流於文學性的描寫,人物跟對話幾乎都寫得很淺白,但卻總是精要的表現出了職場中百般複雜細膩的人際關係。誰跟誰互相討厭,誰對誰看不順眼,年資高的欺負年資低的,能力差的排擠能力好的,開會的時候人人假裝自己真的都在狀況內,遇到上司發脾氣的時候,下屬狗一般可憐但是暗自咬牙的表演,各種你在職場上遇得到的狗屁倒灶衰事,他都能用最短的句子寫出來。

 

  話說回來,人如果不是為了升官發財,工作幹嘛?很多人可能會這樣問。工作內容本身有沒有意義,活得有沒有尊嚴,其實也許並不是絕大部分人最關心的事情。然而半澤直樹代表了一種生活態度,他代表了一種「我他媽就是要跟你認真計較職場上每件事情做得對不對、有沒有意義」,「我他媽就是要讓那些工作做得沒有我好的人倒大楣」的精神。

 

  這是一種在社會上意外很罕見的特色,因為其實打混才是人類的基本狀態,如果領的錢都一樣,甚至升遷已經無望,低度維持現狀才是最合理的生活態度。但半澤直樹似乎覺得,工作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較真的事情,因此他遇到不爽的事情也不會辭職走人,公司不會真的得到他的順從但也不會得到他的辭呈,更不是像一些普通的自戀狂一樣只想證明自己是對的,一個人當孤鳥埋頭猛幹,而是純粹的很喜歡主持正義並且把工作做到最好──要是順便能打臉一些人就更好了。

 

  「社畜」有兩種表現模式,一種是超愛參加公司團康,言必稱公司好棒棒,以緊緊依附在組織底下為榮的那種,另一種則剛好相反,動不動就抱怨工作、抱怨公司、抱怨同事,覺得認真工作的人很奴很笨,但自己從來也沒種主動爭取什麼,開著求職網說自己遲早要離職但搞半天也沒走的那種。

 

  社畜不懂的是:並不是從嗚嗚叫改成汪汪叫你就不是狗了。

 

  為了工作上的不愉快而積極的復仇,是自由的表現。也只有真的對自己在做的事情認真到某種程度,才能引發復仇的渴望。而只有在工作中得到了自由,才能找到工作的意義是什麼。我想這是《半澤直樹》系列吸引這麼多人觀看的原因,他說出了我們共同的渴望──那種渴望不是在於扳倒職場上多少個敵人,而是在於發現自己可以是自由的。

 

 

 

書籍資訊

《半澤直樹系列3:失落一代的反擊》 ロスジェネの逆襲

作者:池井戶潤
出版:尖端
日期:2020

[TAAZE][博客來]

 

 

你可能會喜歡

不在我們視角內的那個台灣:吉田修一《路》

爸媽是一種不會好的病:《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

與其終結赤貧,聯合國幹嘛不嘗試消滅過富?

我最後能為妳做的,只有放妳自由:《山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