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護、廚娘、煙花女,關於婚姻市場的真相:《毒婦》

 《王牌大律師》中的冷靜死刑囚,由小雪飾演的安藤貴和。

 

  日劇《王牌大律師》中,被關進看守所求處死刑,卻還滿嘴啵亮唇蜜、慢條斯理磨著指甲的蛇蠍美女安藤貴和在現實生活中真有其人。她的名字叫做木嶋佳苗,被控以煤球謀害至少三名在相親網站上結識的男性,騙取高達一億日圓的財物,殺人同天仍不忘更新自己的部落格,寫下:「護手霜果然還是要用歐舒丹」之類的文字,落網之後依然態度傲慢,聽著檢察官聲淚俱下的陳詞,還笑出來了。

 

  唯一的不同,是她完全不是個美女。

 

木嶋佳苗的外型成為新聞報導重點之一。

 

  你很難說究竟是哪件事情比較震驚日本社會,究竟是出現史上難得一見的女性連續殺人犯,還是這位色誘獵殺多名男性的犯人完全是個恐龍?一般人想像中的婚姻詐欺殺人魔,應該要長得像飾演安藤貴和的女演員小雪那樣,有著令人前仆後繼的冷豔外型。另一個通俗的想像是,婚姻詐欺犯應該是諂媚卑微的,至少不應該傳「不是說好要匯一百三十三萬嗎?我很懷疑你的誠意在哪裡!」這類的簡訊。木嶋佳苗違背以上所有常識,她相當的胖,五官並不好看,而且幾乎都是在認識第二天就開口要錢,態度理直氣壯:「因為我現在是學生身分,所以我們的交往必須以經濟的援助為前提。」

 

三位一度歡天喜地想結婚的受害者。

 

  儘管欠缺直接證據,但是日本檢方相信佳苗殺死了:一位喪偶的八十多歲老人、一位四十一歲沒交過女友的停車場管理員、一位沈默寡言的五十三歲系統工程師,至於只是詐財的對象則是不計其數。這三位男性留下的紀錄都顯示他們在生前與佳苗度過了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儘管最後不是死於烈燄之中,就是死於煤球產生的一氧化碳。遇害的停車場管理員與父母同住,很愛批評女人的長相,尤其愛批評時下女性有公主病。當他與佳苗第一次約會回家時,他告訴母親,對方是個胖子,不過可以湊合著交往看看。說是這樣說,接下來就完全「暈船」了,不到兩個禮拜,他就滿口「佳苗做菜好好吃喔」、「她很用心祭拜父親的牌位喔」,嚷著要跟佳苗結婚,在最後一次與佳苗出遊之前,媽媽幫他打理了衣褲,他自己則去買了兩瓶精力飲料「MAKA的元氣」。

 

  婚姻的本質就是交換?

 

  這樣的細節很有既視感。全程記錄了旁聽心得,《毒婦:木嶋佳苗的百日審判旁聽記》一書的作者北原Minori評論說,男性意外的是一種很有安全感的生物,不管在身體上或是心理上都是如此。不只一位佳苗的受害者,在旅館裡被迷昏兩次以上,受害的八十多歲老人,整整被迷昏送醫四次,但卻沒有人因此覺得蹊蹺。如果是女性,第一次被迷昏的時候就嚇到報警了吧。不過佳苗沒有出色的外表,究竟是怎麼吸引到這些男性的呢?她的相親網站履歷寫得落落長,看起來很嚴謹,不過大意就是:「我的職業是個看護,擅長廚藝跟鋼琴,正在念研究所。真心想找結婚對象,年紀大也沒關係,不排除閃電結婚跟生子,只想玩玩的人別來!」

 

  擅長廚藝跟鋼琴的確是事實。佳苗出身於北海道的沒落地方士紳家庭,已故的父親熱愛英國文化,總是穿著優雅得體,很會做煙燻鮭魚之類的西方料理。母親是鋼琴教師的長女,熱心於婦女會之類的活動,但與父親感情不睦,最後離婚收場。佳苗繼承了父親的優秀頭腦,跟母親的活力,然而卻用在奇怪的事情上。她高中畢業後堅持不升學,遠赴東京之後隨即開始在約會俱樂部賣春的生活,接著就是在相親網站上詐騙度日。她說自己沒有考慮過靠勞力生活,因為不適合。詐騙所得的錢,除了買鮮紅色賓士、飯店午茶、名牌衣服花掉之外,還拿去繳了異常昂貴的東京藍帶廚藝教室學費。不過她在那裡沒交到什麼朋友,那裡的學員大多是有錢人家的女眷,她們只記得有個看起來寒酸的胖女人,上課異常認真發問。那些尊貴而悠閒的同學,聽說曾與殺人犯一起上課,還吃了殺人犯做出來的點心,都嚇到嘔吐而且哭了。

 

  同一張桌上的兩種白蟻

 

  佳苗或許很擅長製造戀愛的氣氛,又精明地發現「看護」這個行業對於中年以上男子很有吸引力,加上做得一手好菜,因此她的外型從來沒有造成阻礙。北原Minori甚至毫不客氣的說,比起美貌但是會哭會鬧的女人,相貌平庸但是不流露真正感情的女人更有吸引力。在婚姻市場上,女人早就知道沒有白馬王子存在,但卻仍有很多男性以為憑著金錢就可以交換到看護、廚娘跟──也許他們沒注意到吧,但事實上的確是──娼妓。

 

  「援交跟新專職主婦,就像附著在矮桌上的白蟻。」這是日本女性主義批評家小倉千加子的言論,佳苗在十六歲時就讀過小倉的《松田聖子論》,並且在學校作文裡提到。援交固然是少女賣春的一種委婉說法,新專職主婦則是指那些立志嫁給經濟能力優秀的男性,除了成為專職主婦外別無他想的女人。日式矮桌,是日本家父長制度的象徵,賣春的女人、一心想當家庭主婦的女人,對於小倉來說是一體的兩面,都是社會的蛀蟲。表面上有好女人跟壞女人之分,但骨子裡一模一樣。

 

  木嶋佳苗在法庭上殘酷冷靜的描述她對行騙對象的厭惡,但是從未承認殺人或者詐欺。她說,那只是失敗的戀愛而已,她對結婚對象有諸多考慮,至於拿錢也是對方心甘情願。她毫無悔意的態度,或者說整個日本社會未審先判的氣氛,讓檢察官與法官顯得氣急敗壞。令人不安的,不只是因為她諸多沒有直接證據的罪惡犯行,而是她揭開的那個社會毀壞的簾幕縫隙──男人沉迷在自己不切實際的,關於婚姻,關於愛情的甜美幻夢之中,而這個甚至稱不上美女的女人毀了這一切。

 

 

書籍資訊

《毒婦:木嶋佳苗的百日審判旁聽記》,北村Minori(2013)。

[TAAZE][博客來]

你可能會喜歡

釣田邦子:改寫漫畫史的女性藝術家

蕾契・莫蘭:你不想跟陌生人睡覺,為什麼會覺得我們妓女就想?

認祖歸宗的小紅帽

因為沒人寫信過來:鴿子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