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爛的人》:當爛的是自己時,換另一半可能沒用

 

《世界上最爛的人》劇照。

 

  無庸贅言,《世界上最爛的人》著實是部上乘佳作,饒富寓意又不會過於艱澀隱晦,很值得讓觀眾來賞味何謂「最爛的人」,同時反思回顧自己的人生軌跡,是否也曾爛過?或是還在爛?

 

  故事初始,女主角在不同的專業養成領域之間探索與流轉,從醫學到心理學,再從心理學到攝影,在跨界之初總能熱情澎湃,然而在投入之後,卻僅能維持三分鐘熱度,便又開始見異思遷。


  女主角的際遇,若以心理諮商的角度來看,可從生涯輔導中「生涯未定向(career undecided)」概念來描繪之。所謂生涯未定向,指的是個人尚未或無法在可能的生涯選項中做出決定,以準備或投入一項特定的教育或職業領域。正如她在片中自述:「我感覺我從來沒想清楚過,就這樣糊里糊塗地往前走。」

 

  而處於「三十而不立」的女主角,對待戀情也是如此的「未定向」。先是與學校教授談師生戀,再轉而與人像攝影男模交往,隨後又煞到年長她大上一輪的漫畫家,便逕自拋棄了男模。

 

  漫畫家的才華洋溢,也鼎力支持女主發展自我,雖偶有口角紛爭與價值觀的歧異,但漫畫家男友依舊珍惜彼此的感情並鍾愛女主。看似和睦投契的同居生活,可當漫畫家開始在業界展露頭角放光芒後,女主卻越發自覺黯淡無光乏善可陳,彷彿淪為配角的失落感席捲纏身。

 

《世界上最爛的人》劇照。

 

  然而,這時女主迎來的,並非回頭完成自我發展的「未定向習題」,而是開啟另一段不會有「格差」問題的戀情。與漫畫家相較之下,人生平庸淡泊的對象全然不會映照反射出女主的不足,加上新對象的個性溫和包容,自然也不會有誰的鋒芒強壓過誰的問題,女主因此備感安全與自在。

 

  可好景不常,在與平庸淡泊的伴侶相處久了之後,便又開始嫌棄對方的無味與匱乏。

 

  偏偏這時,上帝向女主開了個大玩笑,讓女主懷上了孩子,這讓原本就迷失人生方向的女主更加徬徨無措了。此刻,生與不生,便是一大叩問人生的至難習題。這讓我想到電影《真愛旅程》中的女主,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有了「喜」,於是,選擇忠於自我實踐亦或再為關係付出犧牲自我,便成了兩難。

 

  與《真愛旅程》不同的是,《最爛》的女主旋即無需再自行作答,在意外流產之下,女主得以回歸自由身,僥倖免除了人母的職責。此後,女主總算不再透過流連迷離於一段又一段的伴侶關係之中,來尋覓或填補自我,而選擇回歸重拾了己身多年前「中輟」的攝影志趣上了。繞了一大圈後,總算回頭自渡渡己。

 

  在回頭耕耘自我的影像職場上,女主意外發現已分道揚鑣的「平庸」前任,如今竟與片場的佳人演員,成了相惜相扶持的恩愛伴侶並攜手為人父母,這彷彿在告訴女主也告訴觀眾,其實前任並沒什麼問題,其實問題也從來都不在對象身上,「問題不在於世界是什麼樣子,而在於自己是什麼樣子。」自身的匱乏透過外求來填補,終歸無法窮盡內在的空洞,願意往自己身上下功夫,才是終極究竟的不二法門。

 

  倒不是說找對象或經營親密關係不重要,而是伴侶所能給予你的,與自己所能實踐耕耘而來的,終歸有別。好比佛洛伊德曾言,愛與工作,乃人生兩大基礎(The communal life of human beings had... a two-fold foundation: the compulsion to work, which was created by external necessity, and the power of love)。既然都說是兩件事了,就別混為一談、青紅不分,好嗎?有些人生課題,終究無法假他人之手撿現成答案;以為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到頭來說不定其實是不要錢的最貴;以為愛人得了道就跟著發達升天,到頭來說不定你還杵在那個最爛的當年!

 

 

 

電影資訊

《世界上最爛的人》(Verdens verste menneske)—Joachim Trier,2021

 

你可能會喜歡

《鐵幕追緝令》:正義與國家的面子哪個比較重要?

不管怎樣,反正我砸錢就是為了要贏下影展:《瘋狂競賽片》

《燃燒女子的畫像》:當電影不再是電影,只是宣傳小冊

太陽花世代看《人選之人─造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