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你打一場不能重來的比賽─《排球少年:垃圾場的決戰》

 

《排球少年:垃圾場的決戰》海報。

 

  在四年的等待後,排球少年終於推出動畫續作《垃圾場的決戰》。原先應該是第五季的貓與烏鴉對決沒有出現在電視裡,而是以劇場版方式直接呈現在大螢幕上,自然有優點也有缺憾,但不變的仍是《排球少年》帶給大家的快樂,與那份超越輸贏的感動。

 

  劇場版找回執導第一到三季的滿仲勸監督重新掌鏡,能再次説動他的理由是,劇場版能夠嘗試在電視動畫中受限的困難製作。像是3DCG與一氣呵成的one cut (在動畫中cut代表切換場景的單位,類似一鏡到底的意思)這些以前他早在第二季就想做做看的事,立刻就在團隊會議中得到共識;當時團隊說「好呀來做吧!」到真正要執行時「真的要這麼做嗎??」最後將最後一球的cut整整從原本預定的七十秒延伸到百秒,並想盡辦法在球員視角的劇烈轉換中抓住平衡,滿仲勸帶領團隊的努力成爲《垃圾場的決戰》中最令粉絲驚喜的橋段。

 

  劇場版和電視動畫不同,主題之外也需要核心價值來昇華故事情節,《垃圾場的決戰》是春高第三場比賽,也是少年Jump讀者票選中《排球少年》最受喜愛的一場對決。劇場版將主角從日向翔陽轉移到音駒的舉球員孤爪研磨。原本他只是被隔壁鄰居黑尾拉來打排球,比起練習更想要回家打電動,因爲偶遇日向,好奇於他不停歇的進步,進而產生想認真對決的心情。他主動對日向說:「想跟你打一場不能重來的比賽。」

 

《排球少年:垃圾場的決戰》劇照。

 

  對研磨來說,順利破關電玩比自己操縱的勇者角色死掉,更讓他感到無趣,日向是第一個讓他感覺到有趣的對手,深知這點的日向也把研磨當成一定要贏的對象,因為排球帶來的樂趣是日向刻在內心的唯一。擅長攻略遊戲的研磨在賽中設下一個個陷阱捕捉日向,有考驗也有鬥智,但也被烏野隊員們不斷思考—行動的嘗試之下,越過一座座無法打破的高牆。這不只有日向個人的努力,更有隊友的幫助;他們在失敗的同時尋找下一球成功的辦法,在困境中突破自己的盲點與設限;比賽不再只有最終結局才最重要,而包含更豐富的競技樂趣與心靈成長。

 

  最後,在與烏野一番龍虎爭鬥大汗淋漓用盡全身所有力氣,研磨倒在排球場上,對幼年同伴兼隊友的黑尾真心笑著說出:

 

  「小黑,謝謝你教我打排球。」

 

  單純真摯的坦率,對比的是一開始研磨的無所謂與輸贏無礙,《垃圾場的決戰》不只是最能體現「排球的快樂」的一場球賽,更是古館春一創作排球少年的目的與初心。音駒與烏野從練習賽打到春高,交織的不只有烏養與貓又教練的昔日情誼與約定,還有場內所有球員之間,因排球而生的「繫げ」:超越隊伍之外眾人的連繫,繫在貓又與烏養教練幾十年的因緣、繫在月島與黑尾亦師亦敵的互不相讓、繫在透過日向更感受到排球樂趣的研磨,並緊緊繫住了觀眾牽絆的心。

 

《排球少年:垃圾場的決戰》劇照。

 

  他們彷彿在吶喊:去做吧!失敗也沒關係,路是用行動開闢出來的!古館春一曾在訪談中說:排球少年裡沒有反派的原因是,反派的存在對提高讀者感受排球的快樂沒有幫助,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劇場版還有其他值得觀眾注意的部份,滿仲勸在訪談中特地提到,春高的場地在東京體育館(2019年才改成武藏野之森綜合體育館),爲了營造大型場館內的空間廣闊感,在音響收音的部份花了很多心力。關於背景音更有趣的一個小地方是比賽中觀眾的聲音,是製作時特地請排球少年粉絲們參與活動一同錄製而成,在片尾時也有列上活動名稱感謝參與者。

 

  片末,日向和影山跟研磨約定明年(春高)再來打球,在醫院病房裡看著電視轉播的烏養教練伸出手來,隔空與場上的貓又教練雙手交握,兩人多年的願望終於完成,而且將會透過新血們延續下去。

 

  但《排球少年》是寫實派的漫畫,在本篇以外的資料集《排球極》當中,透露了隔年兩隊的戰績:音駒在春高第二戰敗退,而烏野也只晉級到第三戰。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一期一會了,如研磨所說是場無法重來的比賽,但也因此,格外珍貴。

 

 

電影資訊

劇場版 排球少年!! 垃圾場的決戰》(劇場版ハイキュー!! ゴミ捨て場の決戦)─滿仲勸,2024

你可能會喜歡

泡沫經濟過後,日本如何重啟《流星花園》?

是誰創造的怪物 :《怪物》

要真愛,還是要阿拉?德國影集《土耳其語入門》

如果記憶能夠抹除:《我,比不快樂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