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自白》以外:從萬湖會議到消失的錄音帶

《魔鬼的自白》劇照。

 

  今日的我們應如何思考艾希曼?

 

  從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的角度,我將介紹幾部關於二戰期間德國決策過程,及戰後艾希曼審判的紀錄片與電視電影。各部作品分別只提供了某一面向的歷史詮釋,這場爭議性事件的正義與否依舊留待讀者自行判斷。非學術背景的讀者,可以依循此脈絡觀影,從電影中掌握一條線性脈絡,思考這場歷史審判。

 

  萬湖會議與最終解決方案

 

  對艾希曼的討論最早可以追溯到「最終解決方案」決策過程。1942年海德里希、海因里希和艾希曼等納粹高官召開了萬湖會議,為了決策猶太人問題最終解決方案,目的是為了有系統地處理猶太人問題。2001年電影《陰謀》呈現了萬湖會議的經過,這場會議是客觀冷靜地被完成的,與會者幾乎沒有情感在內,只是心平氣和地討論著解決方案。片中看不到慷慨激昂的邪惡念頭,只有無聊冗長的會議討論,正是在這樣的會議電影中,才能站在更遠的角度檢視萬湖會議。另一部萬湖會議紀錄片是2022年《淨化論》,更有戲劇張力的展現此決策過程。兩部影片是理解艾希曼早些年經歷的前導片。

 

《淨化論》宣傳海報。

 

  綁架至審判

 

  戰後艾希曼逃亡至阿根廷,數年後又遭以色列情報組織摩薩德帶至耶路撒冷受審。2018年《最終行動》是一部以色列視角下的電影,從參與人員的心理狀態,到展開具體行動,面對艾希曼的矛盾與糾葛,可見完整的「綁架」過程。從程序正義的角度來說此綁架絕對不光明,這也是艾希曼審判最受批評的地方之一。此片聚焦在摩薩德如何抓人,以及以色列人普遍對艾希曼的矛盾感受。

 

  將視角轉往審判,從2007年《艾希曼》可以最快掌握審判大致狀況,再依序進入不同觀點。《艾希曼》從總檢察官勒斯的角度出發,代表了以色列官方的法律觀點。審訊是勒斯與艾希曼之間的思想較勁,勒斯要想辦法讓艾希曼承認指控,包括了最終方案的決策者、參與猶太人大屠殺等。艾希曼則必須以各種方式迴避責任,自稱為在體制中無能為力,也不清楚實際的狀況如何。此時,觀影者可能會陷入立場的困境,有數部影片分別從哲學、人性和國際觀等方面提供了各種想法。

 

  哲學視角

 

《漢娜鄂蘭:真理無懼》劇照。

 

  《漢娜鄂蘭:真理無懼》,改編自哲學家漢娜鄂蘭的經典著作《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或譯平庸的邪惡)。漢娜鄂蘭全程參與審判,電影中有大量的實際參與觀察和歷史考證,展現了漢娜鄂蘭的政治哲學「平庸的邪惡」,他認為邪惡是平凡且無所不在的,猶太人大屠殺並非一段獨特歷史,而是與歐洲史上數千年來反猶等因素有關。艾希曼則是官僚體制中,不具能動性的官僚,所有人只要身處在那個位置,都有可能會做出相同的決定。一旦人們停止思考,將自己放置於體制中,悲劇隨時都可能再發生。

 

  其次《世紀審判秀》是一部片中片,講述導演轉播艾希曼審判的故事,從原先堅持客觀的拍攝,面對艾希曼沒有反應沒有表情變化,導演及其劇組開始改變了想法。《世紀審判秀》代表了旁觀者的人性立場,對台灣人來說,身邊幾乎不會遇到猶太人,不易全面理解艾希曼、戰時德國乃至於猶太人長久以來的狀況。透過片中導演的視角,我們一開始會嘗試站在客觀立場,面對艾希曼的平庸邪惡,隨著資訊量越來越多,艾希曼的表情沒有變化,但我們的思緒已經開始判斷了,我們會有什麼反應呢?

 

  轉型正義

 

《大審判家》劇照。

 

  《大審判家》從第三種視角切入,西德總檢察官為了將艾希曼抓回西德審判,不惜與薩摩德合作,卻也可能讓自己背負了叛國罪之名。艾希曼本應該被送回西德受審,卻因為各種原因送到了以色列。戰後德國處在一困境,一方面國家百廢待舉,需要國外支持以提升西德的國際地位,另一方面也必須處理曾擔任納粹高官的現任官員。種種矛盾之下檢察官該如何處理,涉及了轉型正義與國家利益等議題,是另一種艾希曼視角,也突顯了西德內部的矛盾。


  《魔鬼的自白》是最新的艾希曼影視作品,首度公開了艾希曼的自白錄音帶,讓艾希曼解讀有新的可能。此錄音帶顯示艾希曼從頭到尾都明白二戰期間的所作所為,這樣的說法與艾希曼大審時和漢娜鄂蘭的理論並不一樣,前者最後因為證據和自白等問題不算成功,後者則將艾希曼定位在平庸的邪惡,是一種國家行為之惡而非個人之惡。顯然錄音帶推翻了早年較為主流的論述,艾希曼不再只是平庸之惡,更有其他種惡的可能。如果錄音帶更早公布,漢娜鄂蘭可能會有不同的想法,審判也會有不一樣的結果吧。

 

《魔鬼的自白》劇照。

 

  擁抱複雜


  此外,《魔鬼的自白》也展現了另一種觀點,即艾希曼所言「協助」德國處理猶太人的那些猶太高層,有些人在戰後成為了以色列建國時的重要人物。這種說法本身已經與艾希曼無關,反而牽動了以色列國內政局,更影響了以色列與西德的國際關係,讓艾希曼審判涉入了一些猶太人矛盾色彩。從幫兇的角度檢視某些倖存的猶太人,以色利的立場似乎不在那麼純粹,這點與西德內部的前納粹官員問題也有些類似,當然這與艾希曼之惡本身並不一定有關係就是了。

 

  艾希曼受絞刑迄今已過六十餘年,各種影視作品從不間斷。雖然這些作品在艾希曼的基礎上展開,卻又各自從不同觀點切入,觀看一部會有一種結果,若觀看三部心態上會更加複雜。筆者並不是要建立某一種艾希曼的終極價值觀,而是希望提供各種視角促進思考。數十年前錄音檔還沒有出土,意味著我們只能從當時的文獻解讀。我們不需要單一的電影視角只呈現單一面貌,如今越來越多資料開放,事件面貌既會更加複雜化,同時也會越來越清晰吧。

 

 

 

影劇資訊

陰謀》(Conspiracy)─Frank Pierson,2007

淨化論》(Die Wannseekonferenz)─Matti Geschonneck,2023[台灣]

最終行動》(Operation Finale)─Chris Weitz,2018 [前往 Netflix 觀賞]

艾希曼》(Eichmann)─Robert Young,2007

漢娜鄂蘭: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Margarethe von Trotta,2013

世紀審判秀》(The Eichmann Show)─Paul Andrew Williams,2015

大審判家》(Der Staat gegen Fritz Bauer / The People vs. Fritz Bauer)─Lars Kraume,2015

魔鬼的自白》(The Devil's Confession: The Lost Eichmann Tapes)─Yariv Mozer、Kobi Sitt,2023[台灣] 

 

魔鬼的自白》在【世界公視大展】放映時間:

臺中場 臺中市政府集會堂
2023/10/28 (Sat) 14:00-17:00

臺北場 中油大樓國光廳
2023/11/03 (Fri) 19:00-21:30

高雄場 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
2023/12/01 (Fri) 19:00-21:30

你可能會喜歡

要等多久才可以移情別戀:《莒哈絲的漫長等待》

該是海德格醒來的時候了:《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

《蒼鷺與少年》:一場自我和解的奇幻之旅

守貞者跟殺嬰者一樣可惡:《機器人是否會變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