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力量之戒》的種族爭議,以及托爾金為何吸引到白人至上主義者

《魔戒:力量之戒》採用有色人種演員遭到部分網友批評,而報導通常把這些批評定位為真正的「死忠」粉絲對「覺醒力量」的「反擊」。

 

  自從亞馬遜影集《魔戒:力量之戒》(The Rings of Power)採用有色人種演員,粉絲的批評便引起了媒體的關注,報導通常把這些批評定位為真正的「死忠」粉絲對所謂的「覺醒力量」的「反擊」。但也有粉絲樂見托爾金(J.R.R. Tolkien)的作品和之前的改編作品的展現多樣性。種族主義者對有色人種演員的歧視,以及對《魔戒:力量之戒》的「評論轟炸」表明,托爾金的中土世界不只是粉絲之間的分歧。

 

  研究托爾金的學者克雷格‧弗蘭森(Craig Franson)解釋,極右翼人士正激化這場爭議,好讓法西斯言論進入主流。弗蘭森指出,右翼的「憤怒風暴」透過主流右翼媒體煽動了「大批仇恨暴民」,那些自認為在替托爾金作品辯護的粉絲,被當成危險的反民主與反平等的棋子,與種族主義極端分子站在同一陣線,無論他們是否有意為之。

 

  法西斯分子誤用托爾金的作品似乎令人訝異,畢竟托爾金曾經發表過反納粹言論,其中包括稱希特勒是「愚蠢的無知者」。然而,這已經不是新鮮事,早在1970年代,托爾金的作品就成為義大利法西斯分子的最愛,他們甚至還舉辦了「哈比人野營」活動來宣傳政治理念。

 

  21世紀初,當彼得‧傑克森(Peter Jackson)的《魔戒》(Lord of the Rings)上映時,前極端主義者德瑞克‧布萊克(Derek Black Jr,於2013年公開放棄白人至上主義)在一個白人至上主義網站開設了有關《魔戒》的討論區,他告訴《紐約時報》說:「我覺得你能吸引到喜歡這種白人神話的人,其中一些進而變成了白人民族主義者。」當然,不是所有的種族主義都是法西斯主義,但極右翼的意識形態中總是帶著種族主義的元素。

 

托爾金,約攝於1925年。

 

  為什麼種族主義者喜歡托爾金和中土世界呢?雖然托爾金發表過反納粹和反種族隔離的言論,但這並不等同於他反對種族主義或支持平等。托爾金在同一封譴責希特勒的信中表明,譴責希特勒是因為他「破壞、扭曲、誤用,使那高貴的北方精神被永遠詛咒,而我曾經熱愛它,並試圖將它保存在真光之中」。

 

  這句話表明,托爾金確實覺得有些人本質上與其他人不同,甚至比其他人更優秀,而這個概念正好就是種族主義的根基。

 

  托爾金將種族差異的概念轉化至中土世界。在虛構的物種中(尤其是精靈和人類)存在著階級制度,有些物種天生就比其他物種優秀;當法拉墨(Faramir)在《雙城奇謀》(The Two Towers)中談到「高貴的,西方之人……中庸的,暮色之人……野蠻的,黑暗之人」時,我們就能看出這點。

 

  身體特徵(如髮色和膚色)與非身體特徵之間的關聯,反映了現實世界的種族主義邏輯。證據表明,托爾金並不認為「善良」的人都是白人,但這些表達方式有時依然深化了種族的階級。在《王者再臨》(The Return of the King)中,一些共同對抗索倫的人被如此形容:「他們是剛鐸人,但他們的血液混雜,他們之中有矮小黝黑的人,因為他們的祖先中有些不是『高貴的,西方之人』。」

 

部分網友詬病「不符合原作膚色設定」的黑皮膚精靈。

 

  中土世界的「好」物種和種族是參考歐洲文化(尤其是西北歐)構建,而「壞」種族則是他對東方的刻板印象。托爾金的信件顯現出現實世界的種族觀念對中土世界的影響,他寫道:「我的確認為『矮人』很像猶太人:他們在其居住地,既是當地人,也是外來者。」

 

  1958年,托爾金在一封談到《魔戒》電影版的信中寫道:「半獸人是……矮胖、粗俗、扁鼻子、黃皮膚、大嘴巴、小眼睛;事實上,這個低級與反感的改編(對歐洲人來說)正是來自最不討喜的蒙古人形象。」

 

  證據表明,托爾金在《哈比人》(The Hobbit)和《魔戒》之間修改了對矮人的描述,試圖擺脫反猶太的質疑聲音。即使他一直在探討與純粹的「邪惡」物種的道德之爭,但對半獸人卻沒有這樣的修改證據。中土世界的種族刻板印象與階級制度的結合,使托爾金的作品吸引到眾多種族主義者,變成極右翼勢力的政治工具。

 

  托爾金作品的種族主義問題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覺醒」解讀,C‧S‧路易斯(C.S. Lewis)在1955年對《魔戒》的書評寫道,一些讀者「幻想自己看到了黑人和白人之間劃出了一條明確的道德界線」。由於路易斯是托爾金的朋友,他為朋友作品辯解並不奇怪。1963年,粉絲雜誌《Xero》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表達他們對《魔戒》中微妙的種族主義、人類內部的階級制度,以及中土世界裡精靈和獸人的「單調」描繪的擔憂。

 

克服分歧,組成聯盟,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才是托爾金作品的核心主題,而不是膚色。

 

  然而,克服分歧,組成聯盟,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才是托爾金作品的核心主題。只有精靈、矮人和人類等中土世界的不同種族合力對抗邪惡,邪惡才能被擊敗。合作與利他的親社會價值觀深深根植於托爾金的中土世界故事,他們不會認同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因為後者不僅視「他人」不同,而且還視他人為低劣的、危險的、不可信任的,換句話說,就是「敵人」。

 

  學者兼書迷迪米特里‧費米(Dimitra Fimi)寫道:「托爾金的種族偏見在中土世界中相對含蓄,但他的價值觀——友情、夥伴情誼、利他主義、勇氣等——卻相當明確,讓中土世界變得複雜也更具魅力。」

 

《魔戒:力量之戒》保留托爾金作品中正向且人道的一面,讓人們看見托爾金豐富的想像力,而不是繼續畫地自限。

 

  讓有色人種演員在《魔戒:力量之戒》中扮演精靈、矮人和毛腳族(Harfoots),並不是把非白人硬塞到虛構的中土世界裡。它們早已存在那裡,只是被過時的(或說托爾金時代的思想)種族差異概念,以及對真實民族的錯誤刻板印象所構建。

 

  托爾金的想像力豐富,但並不是沒有極限。他所創造的虛構世界反映了現實世界中一些最糟糕的面向,包括種族刻板印象和階級制度。所有的改編(包括對托爾金作品的改編)都以反映創作時代和地點的方式,順應思潮而改變原始素材。亞馬遜、托爾金基金會和他們的合作夥伴決定在《魔戒:力量之戒》中保留托爾金作品中正向且人道的一面,讓人們看見托爾金豐富的想像力,而不是繼續畫地自限。

 

 

原文出處:Conversation

 

影集資訊

《魔戒:力量之戒》(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Rings of Power)—Amazon Prime,2022開播

你可能會喜歡

呃,可是我們不喜歡貓:英格蘭的第一次貓展血淚史

種族學的真正用途在於,界定白種人內部的高低等級:《改寫人性的人》

忘記侏羅記公園吧!生物滅絕是不可逆的(但是可以勉強恢復一點點)

那些強大到不能讀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