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當然也有女海賊

安妮‧邦妮和瑪麗‧里德。

 

  你能說出幾個現實世界的海盜呢?雖然多數人可能立刻想到鼎鼎大名的船長基德(Captain Kidd)或黑鬍子(Blackbeard),而不太會講出安妮‧邦妮(Anne Bonny)和瑪麗‧里德(Mary Read)的名字,但正如歷史學家馬庫斯‧雷迪克(Marcus Rediker)所說,她們只是「眾多」喬裝成男性並縱橫七海的其中幾個女海賊而已。

 

  儘管女性海盜幾乎完全被男性海盜的傳說光芒所掩蓋,但其實她們並非不尋常的存在。馬庫斯寫道:「女海賊不完全是特別奇怪的例子,她們是深植在泛歐洲地區女性變裝的地下文化一部分,尤其盛行於今天的英國、荷蘭和德國等地。」

 

  這種文化的關鍵在於舊時代女性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事物,像是繼承權、頭銜或財產基本上都與她們無關,正因為女性地位被侷限和遺忘在社會邊緣,因此處處皆有可能翻身機會。於是,為了脫離貧窮大批女性開始扮成男性在陸路展開冒險,而有些則像邦妮和里德跑到海上尋找機會。

 

里德殺死對手的插畫,繪於1842年。

 

  不過,女性若想前往大海還多了一道阻礙:當時女性禁止成為船員在船上做事,而且即使在合法組織下也是如此。除了許多女性(事實上包括大多數男性)無法達到船員的體力要求,可能成為「航行和維持秩序」的不利因素之外,另一方面女性特質被認為會導致男性船員爭風吃醋,並招來厄運的大忌。甚至連利益至上的海盜也相信女性會毀了劫掠行動,以及造成兄弟之間的不睦。

 

  因此,為求方便女海賊通常是身著男裝行事,盡可能地不透露真實性別,她們展現出的智慧、勇氣和貢獻也證明其價值並不亞於男性:她們必須比對手更迅捷、更聰明甚至更勇敢,還要能與同夥一起詛咒辱罵和燒殺擄掠。而在這種傳統禁忌之下,傑克‧瑞克姆(Jack Rackham)海盜團的邦妮與里德則成為特別的例子。

 

安妮‧邦妮的插畫,出自查爾斯‧詹森船長(Charles Johnson)所著的《海盜通史》荷蘭版。

 

  安妮‧邦妮是一名脾氣暴躁的愛爾蘭女子,歷史紀錄描述她的功績卓越、做事能幹有效率,從而獲得其他海盜的尊敬。而劫掠時如果被她認為表現怯懦,即使是同船戰友她也會毫不留情地就地處決。當船長傑克被捕後他被判處吊刑,據說她對傑克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如果你像個男人一樣戰鬥,就不會像條狗一樣被吊死。」

 

  瑪麗‧里德是一名熱愛冒險的英國女性,她曾與船上的俘虜墜入情網,並在愛人與其他海盜決鬥前事先殺死了他的對手。據說她在殺人前會先露出胸部,讓對方知道自己死於女人手下,藉此羞辱他們的自尊。里德和邦妮後來皆向船員表明了真實性別,而且有時還會穿著女裝行動。當他們被逮捕時,更機智地運用了自身的女性權利,宣稱她們都已經懷孕來躲過死刑。

 

據說瑪麗‧里德在殺人前會露出胸部讓對方知道自己死於女人手下,藉此羞辱他們的自尊。

 

  我們不知道歷史上確切有多少女海賊,而且也永遠不會知道。然而,在「海盜黃金時代」眾多走出傳統框架和限制、喬裝成男性的女海賊,不但顛覆了人們對海盜的刻板印象,也奪回了她們應有卻被男性獨佔的權力、特權和自由。

 

 

圖片出處

WikipediaAge of PiratesDen of Geek

 

參考報導:When Women Pirates Sailed the Seas

你可能會喜歡

《盜墓奇美拉》:義大利古藝術與亡靈編織宿命寓言

然後大家終於發現不能把「鐳」放進食物裡了

中世紀版本的〈Creep〉和〈Bad Romance〉

研究顯示:沒人在乎憤怒的女人,但男人生氣卻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