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rt Cobain:離開油漬搖滾,離開西雅圖

Kurt Cobain:即便我們想要政治正確,我們也辦不到,畢竟我們太蠢了,我們高中的時候都忙著嗑藥。 

 

  1990年,Nirvana主唱寇特‧科本(Kurt Cobain)在演出前接受了史密斯學院校園廣播電台WOZQ的採訪,這是一個由學生營運的小電台,至今仍在運作。此份成名前的採訪多年來少人注意,卻揭露了一些寇特‧科本十分誠摯的真心話。他提到想要離開西雅圖讓更多人聽見樂團的音樂,也認為油漬搖滾這個標籤對創作有些侷限。以下為節選內容:

 

  WOZQ:今晚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不讓你試音嗎?

 

  Kurt Cobain:一如既往糟糕的籌劃。

 

  WOZQ:你們很常遇到這種狀況?

 

  Kurt Cobain:對啊,在這麼小型的場地看到令人不悅的準備工作,讓我再次意識到為什麼這個世界爛透了。

 

  WOZQ:你認為如果在更大型的場地表演,就會更有組織性嗎?

 

  Kurt Cobain:並不會。

 

  WOZQ:你們被稱作「Sub Pop樂團」,你的感覺如何?

 

  Kurt Cobain:嗯……當有人走過來對我說,「你是我最喜歡的Sub Pop樂團」,我心想,「天啊,我們是五支樂團中你最喜歡的?那這個國家的其他樂團呢?」我不懂,這種話讓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他們喜歡我們是因為我們是Sub Pop樂團,還是因為我們就是我們。

 

  WOZQ:你覺得其他的Sub Pop樂團怎麼樣?

 

  Kurt Cobain:我愛他們,不是我必須官腔回應你的那種:「哦,我們的廠牌很棒,我們有很好的樂團。」我是真心喜歡廠牌旗下的樂團。也不是因為Jon和Bruce(Sub Pop的經營者)是行銷鬼才,而是他們的廠牌確實簽下了很棒的樂團,然後宣傳事務也做得很好。

 

  WOZQ:我聽說他們整個廠牌都是奠基於摩城(Motown)的概念——區域性,從同一個地區挑選很多樂團,然後把他們打包銷售。

 

  Kurt Cobain:但他們把所有樂團打包銷售,也不是逼我們出去都彈破音吉他……

 

  WOZQ:廠牌的樂團之間有互相影響嗎?

 

  Kurt Cobain:我真心不覺得,因為大多數樂團之前就已經存在,也不是都在同一個時間點成立。我覺得每支西雅圖樂團都受到龐克搖滾的影響,西雅圖始終都有很棒、很強烈的龐克搖滾場景,這已經存在好一段時間了。

 

  WOZQ:你們樂團成立多久了?

 

  Kurt Cobain:大約三年。

 

  WOZQ:(Sub Pop)是從Mudhoney開始的嗎?

 

  Kurt Cobain:事實上,Mudhoney並不是第一個出專輯的。他們之所以成為最受歡迎的樂團,是因為他們跟Sonic Youth一起巡迴演出,並且獲得很多的曝光。

 

  WOZQ:你們也是Sub Pop樂團的元老之一嗎?

 

  Kurt Cobain:是的。事實是我們在Mudhoney之前就已經一起玩音樂。

 

  WOZQ:所以在Sub Pop之前,你們就已經一起玩音樂了。

 

  Kurt Cobain:大約是廠牌才剛開始發行Soundgarden的EP的那個時候。我的意思是,我們肯定沒有影響西雅圖的任何人,因為我們那時根本默默無聞。我們只有彈過幾場演出,也沒有很認真。我們只是決定錄張demo,而我們在錄demo的時候甚至不知道Sub Pop的存在。

 

  WOZQ:有大型唱片公司感興趣嗎?

 

  Kurt Cobain:我們對大廠完全沒興趣。有更好的發行管道當然很好,但大廠發行的東西就只是一堆垃圾。

  

  WOZQ:Nirvana會很快發行另一張專輯嗎?

 

  Kurt Cobain:1990年9月。

 

  WOZQ:已經錄完了嗎?

 

  Kurt Cobain:我們跟Butch Vig一起錄了七首歌,他是個很棒的人。

 

  WOZQ:你覺得這張專輯聽起來會怎麼樣?

 

  Kurt Cobain:嗯,聽起來其實沒有太大不同。我們錄了七首歌,有五首是典型的Nirvana歌曲,但是加了更多的吉他聲,還有兩首很躁鬱的歌,所以還是有一點變化。

 

Kurt Cobain的手提箱。

 

  WOZQ:你們以前在麻州西部演出過嗎?

 

  Kurt Cobain:我不知道,不過我現在在這個房間裡。我沒機會到處走走,你知道,我們沒有真正去認識這些地點,我們通常只看到道路。

 

  WOZQ:你喜歡去哪些城市演出?

 

  Kurt Cobain:我來告訴你我不喜歡在哪些城市演出,開玩笑的。我喜歡的城市:舊金山,安娜堡。那邊真是個好地方,人們都很熱情,而且做事有條有理。

 

  WOZQ:自從專輯發行後,你吸引了更多的觀眾嗎?

 

  Kurt Cobain:這要看是在哪個城市。在某些地方我們很紅,但有些地方卻沒人聽過我們。這很怪,我們沒有做太多宣傳活動,用手指都能數出我們被採訪過的次數。

 

  WOZQ:你覺得純粹為了玩音樂,即使沒有多少聽眾值得嗎?你還會樂在其中嗎?

 

  Kurt Cobain:當然。我喜歡表演就是為了好玩。但不是連續七個星期,每天晚上都表演同一套歌曲,那樣會跟建築工地一樣無聊,總有一天會厭倦的。

 

  WOZQ:你們的表演曲目沒有變化嗎?

 

  Kurt Cobain:我們還沒有足夠的歌。我們在錄製《Bleach》的一個禮拜後就把五首歌從表演曲目中移除。我們不再彈這些歌曲,因為它們太無聊了,都是相同的曲目。

 

  WOZQ:那麼,你們去年夏天是怎麼跟Jason Everman(Nirvana的前吉他手,後來加入Soundgarden)談的?

 

  Kurt Cobain:我們把他踢掉了,因為他沒那麼喜歡我們喜歡的歌,他想演奏緩慢、更重的油漬搖滾,而我們想寫一些流行歌。

 

  WOZQ:你是不是聽膩了油漬搖滾的聲音?

 

  Kurt Cobain:對啊。你能做的變化很有限,現在很多樂團都朝不同的方向發展,嘗試寫不同風格的歌。每個人都在實驗新東西,我們並不想盡力把同一種聲音榨乾。

 

  WOZQ:Nirvana還有其他成員的變動嗎?

 

  Kurt Cobain:沒有。只有這個,Jason Everman沒有參與專輯錄製,他是在我們錄完後一週加入樂團,不過我們還是把他的名字放上去。

 

  WOZQ:他來自西雅圖嗎?

 

  Kurt Cobain:沒錯,他是個很棒的人。我們在錄專輯的幾個月前認識他,我們真的很喜歡他,開始跟他一起出去玩。所以我開始想,也許我應該多專注在唱歌上,不要太擔心吉他演奏。但這似乎不是個好主意,我們還要再多練習。

 

  WOZQ:很多樂團也是三個人。

 

  Kurt Cobain:有點困難。(如果有第四個人)能幫上很大的忙,站在那裡只唱歌會更輕鬆點。

 

1990年,Kurt Cobain在紐約演出後台。攝影者:Kevin Mazur。

 

  WOZQ:我記得你們以前都留長髮,上次我看到你們的時候,我發誓你們都是留著長髮。

 

  Kurt Cobain:對啊,頭髮長了,然後剪短。Kris還想把眉毛跟體毛都剃光,但我們所有人都阻止了他。

 

  WOZQ:你是怎麼過地球日的?

 

  Kurt Cobain:我們收集盡可能多的塑膠製品,然後做成一個很大的篝火。

 

  WOZQ:你會在巡迴演出時資源回收嗎?

 

  Kurt Cobain:當然,我們會把所有東西都丟出窗外。好啦事實是,我們在家都會回收,我認為應該制訂強制性的資源回收法案。

 

  WOZQ:但你說你對政治不感興趣。

 

  Kurt Cobain:哦,不。一點也不。我不覺得它必須跟音樂扯上關係。沒有人想聽音樂時還被訓話,如果你在彈吉他,就應該開心得彈。

 

  WOZQ:就會像Fugazi的演出:很酷,但Ian MacKaye在台上跟大家講課。

 

  Kurt Cobain:我的意思是,某些人這麼做還行。即便我們想要政治正確,我們也辦不到,畢竟我們太蠢了,我們高中的時候都忙著嗑藥。

 

  一年後,Nirvana推出原本無人看好會成為商業市場寵兒的專輯《Nevermind》,全球銷量超過三千萬張。他們稍微離開了油漬搖滾,也走出了西雅圖,成為90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搖滾樂團。

 

 

原文出處:Lithub

 

你可能會喜歡

另一個莫札特:被遺忘的南妮兒

尋找Satoshi:一個玩了14年的尋人遊戲

《與你共舞》:惠妮休斯頓的愛與傷

邁克‧赫許: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迎接一個沒有牆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