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如今無法再忽略古代洪水傳說

古老的大洪水傳說並非不值得研究的荒謬說法,因為它很可能是真的——一個迴盪了千年的低語。 

 

  19世紀蘇格蘭旅行作家亨利‧戴維‧英格利斯(Henry David Inglis)抵達澤西島(Jersey,位於法國西北方)不久後聽聞了一個古老的故事,當地人告訴他過去這座島以前比現在遼闊很多,人們還經常步行到法國海岸,而唯一的障礙是一條河——但只要走一座小橋就能輕鬆過河。

 

  英格利斯望向澤西島與法國海岸之間22公里的藍色海洋時,他可能對此嗤之以鼻——他在1834年的書中寫道:「哼!這是非常荒謬的說法,根本不值得驗證。」大約150年前,另一位作家尚‧龐德斯特(Jean Poingdestre)對這個故事同樣無動於衷,因為沒有人能夠從澤西島「走」到諾曼第,他說:「除非這些事發生在大洪水(指聖經舊約提到的大災難)之前。」

 

  然而,從前確實發生過規模龐大的洪水。大約在15,000至6,000年前,冰川融化引發的大洪水造成歐洲各地的海平面上升,而洪水最終把澤西變成了一座小島。這個古老的故事並非不值得研究的荒謬說法,因為它很可能是真的——一個迴盪了千年的低語。

 

數千年前冰川消融時期造成了水位上升、半島變成島嶼和海岸線退縮的情況。

 

  澳洲陽光海岸大學地理學家派翠克‧能恩(Patrick Nunn)和歷史學家瑪格麗特‧庫克(Margaret Cook)在研究論文提到了源自北歐和澳洲的傳說故事,它們都提到了跟數千年前冰川消融時期造成水位上升、半島變成島嶼和海岸線退縮的情況,而其中一些故事也提及了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海平面上升——通常發生在幾千年前。

 

  能恩說:「當我第一次讀到澳洲原住民的故事時,它彷彿重現了上一次冰河期後的海平面上升,我心想:『這些故事不可能是真的。』但後來我又讀到別的故事,它也讓我想起了同樣的事情。」

 

  從那以後,能恩陸續收集到澳洲沿海原住民社群的32個故事,而這些故事似乎都與海岸線上的地質變化有關。以澳洲北部韋爾斯利群島的拉迪爾人(Lardil,也被稱為Kunhanaamendaa)講述的Garnguur傳說為例,這個故事描述了一位名叫Garnguur的海鷗女人,她拖著一個巨大木筏在半島上穿梭,把島嶼跟大陸分隔開來。能恩和庫克認為,這些敘事可視為大約在一萬年前冰川融化如何將韋爾斯利群島與澳洲大陸隔絕的一種記憶。有趣的是,韋爾斯利群島的其中兩座島嶼之間確實存在水下山脊,研究作者認為這或許是祖先曾經看過海面下的地質特徵,因此才會有「Garnguur拖著木筏犁入地底」的情節。

 

  另外,南澳洲的其他原住民群體,比如Ngarrindjeri和Ramindjeri,也流傳著袋鼠島(Kangaroo Island,又譯坎加魯島)曾經有一段時期跟大陸相連的故事。一些人說,它是被一場大風暴所切斷;其他人則描述一個部分被淹沒的長條巨石,曾經讓人們能夠往返島嶼和大陸。

 

在末次冰盛期(Last Glacial Maximum)之後的幾千年裡,地球的海平面急劇上升。

 

  挪威卑爾根大學的古代氣候學家喬‧布倫德里恩(Jo Brendryen)研究了上一次冰河期結束後歐洲冰川消融的影響。他認為傳統的口述歷史保留了海平面上升的真實記錄,這些觀點完全可信。布倫德里恩指出,上一次冰河期冰蓋的突然融解引發了「融水脈衝」(meltwater pulses)的災難性事件,並導致海平面的急遽上升。在歐洲的一些海岸線,海平面可能在短短200年內上升了10公尺之高。若以這樣的速度上升,沒過幾代人的時間就能看出顯而易見的劇烈變化。布倫德里安解釋說:「這些故事都是軼事,但只要軼事夠多就能變成資料。藉由系統地收集這些記憶或故事,我認為人類能從中知道一些東西。」

 

  未參與研究的馬歇爾大學神話專家蒂姆‧伯貝瑞(Tim Burbery)指出,除了捕捉歷史事件以外,神話故事還能讓後人一窺祖先們的內心世界:「這些故事都是基於創傷與災難。」他認為,這就是為什麼世代傳承的地質劇變故事有存在的意義,古代社會可能試著以此警告後人:小心,這些事情有可能發生!伯貝瑞補充說:「他們運用傳說的敘事方式將其神話化,而其中也參雜了一些真實的東西。」

 

  能恩指出,與歷史上的冰川消退時期不同,今天我們既是環境劇變的加害者,也是受害者,而這些古老的故事仍然可以教導我們很多東西,他說:「我們的祖先在那些時期倖存的事實給了我們希望:我們也能在這個時期存活下來。」

 

 

原文出處:Atlantic

你可能會喜歡

盎格魯─撒克遜人也許並沒有征服英格蘭,他們只是全家搬過來

鑑識醫學還原珍奧斯汀的真實長相

這就是爵士樂找到搖擺的科學理由

世界建立在優格上,不是石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