盎格魯─撒克遜人也許並沒有征服英格蘭,他們只是全家搬過來

盎格魯撒克遜國王與賢人會議,繪於11世紀。 

 

  西元八世紀,一位名叫比德(Bede)的諾森布里亞修士記錄了大不列顛島的歷史。他指出,大約西元400年左右,羅馬的衰亡開啟了來自東方的入侵之路。今天德國西北部和丹麥南部的盎格魯、撒克遜和朱特部落「踏上島嶼,而且人數開始大量增加,以致於他們對當地居民來說很可怕」。

 

  但在二十世紀後期,許多考古學家懷疑比德在幾個世紀後所寫下的文字誇大了入侵的規模。考古學家想像的是戰士精英的小規模遷移,並把外來文化強加給當地居民。發表在《自然》(Nature)期刊的一項大規模基因組研究表明,比德的一部分觀點是正確的。從494名死於西元前400年至900年的英格蘭人身上提取的DNA新樣本顯示,他們之中超過四分之三的人祖先來自北歐。

 

  研究結果解決了一個長期存在的爭論:過去的文化轉變是否因為新移民的遷入導致,或單純是基本上沒有變化的人口接受了新技術或新信仰。未參與研究的劍橋大學考古學家凱薩琳‧希爾斯(Catherine Hills)指出,關於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數據有力地指向了受到移民影響。

 

根據比德(於事件發生的300年後寫成)記載的五世紀遷徙模擬路徑。

 

  當十九世紀考古學家開始挖掘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房屋與墓葬時,他們的發現似乎證實了比德的故事輪廓。西元前450年左右的英格蘭西部,羅馬風格的陶器、工具和建築逐漸消失;珠寶、刀劍和房屋開始跟現今的德國和荷蘭北海沿岸的建築相似。有些樣式在新土地演變成更壯觀的形式,比如在英格蘭東部的薩頓胡所發現的頭盔和武器。

 

  希爾斯說:「你不能否認物質文化發生了巨大轉變——羅馬時期的不列顛與200年後的盎格魯—撒克遜時期相比已經大不相同。儘管如此,大多數考古學家很排斥與拒絕遷徙的理論,並認為這是對文化變遷過於簡化的解釋。」

 

  但新的DNA分析讓這個理論復活了。連同此前公佈的DNA,來自英格蘭東海岸20多個的墓地樣本表明,最晚從西元前450年開始,從北歐開始了一次迅速且大規模的遷徙,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的遺傳學家喬沙‧格雷辛格(Joscha Gretzinger)說:「盎格魯—撒克遜時期的一些遺址看起來完全就像是歐洲來的,唯一的解釋是有大批人口從北海地區來到此地。」

 

六世紀晚期的薩頓胡墓葬頭盔複製品,具有盎格魯撒克遜風格。

 

  人口變化帶來了相當大的文化變革,其中一些影響時至今日仍在迴盪,牛津大學考古學家海倫娜‧哈默羅(Helena Hamerow)說:「曾經有一段語言變化相對劇烈的時期。」凱爾特語和拉丁語很快地被古英語取代,而古英語是日爾曼語族的分支,跟德語和荷蘭語具有相同的詞彙,他補充說:「這表明在不列顛低地區存在許多說著日爾曼語族的人口。」

 

  幾個世紀後,橫越北海的維京人所遺留的痕跡更少,約占現代英國人基因的6%;相比之下,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基因占了30%至40%。

 

  這並不是說比德的故事完全正確。這些墓葬並沒有清楚地記載和講述武力征服的故事,即使是那些幾乎沒有歐洲大陸基因的人,也以盎格魯—撒克遜人的方式埋葬,表明他們自願接受了新文化。DNA分析顯示,移民性別不分男女,這項發現也受到其他科學家的研究結果支持。

 

著於西元700年左右的「林迪斯法恩四福音書」,《馬太福音》中帶有凱樂符號(Chi Rho)的花押字。

 

  研究團隊還發現,許多人的DNA混合了歐洲大陸與大不列顛東部的DNA,表明異族通婚與種族融合持續了好幾個世紀。一位20多歲的混血女性被安葬在現今劍橋附近一處突起的土堆之下,土堆裡有銀飾、琥珀珠子和一頭乳牛。該研究共同作者、中央蘭開夏大學的考古學家鄧肯‧塞耶(Duncan Sayer)指出,這些證據表明,實際情況比純粹的武力征服還要更複雜,他說:「我們離入侵假設還有十萬八千里之遙——情況並非一群人帶著武器坐船前來征服新領土。」

 

  墓地內的家庭關係也顯示了大規模移民的跡象。在一處遺址中,帶有北歐DNA的三代人被緊密地埋葬在一起,塞耶說:「我猜想當時是攜家帶眷,甚至是整個小村莊一起遷徙。」這跟在德國北部發現的情況一致:考古證據表明,在西元五或六世紀時,一些定居點突然就消失了。研究者認為,氣候變遷和其他群體的壓力迫使人們開始遷移,而羅馬在英格蘭的統治結束打開了新的機會。

 

  此外,學者在埋葬於歐洲的人身上發現了帶有不列顛西部和愛爾蘭血統,這表明了一種反向遷移,即移民後代在大不列顛島生活了幾代之後又搬回去。這個結果削弱了大不列顛島是一座孤立島嶼,只是偶爾遭到入侵的論點,希爾斯說:「實際情況是,北海就像一條高速公路,人們在這裡來來去去,這樣的高度流動性或許是比我們想像得還更正常的普通人類行為。」

 

 

原文出處:Science

 

你可能會喜歡

本屆貓展得主是──環尾狐猴!!《我們為何成為貓奴?》

每個月被收進精神病院一次的女人

20世紀初提醒大家「女權超危險」的宣傳海報

素雅卻動人的影像散文:《PJ哈維:戰地拾音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