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會赤裸裸地坦露自我,他們會感到奇怪:喬治‧哈里森〈My Sweet Lord〉

喬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Photo by Barry Feinstein。 

 

  喬治‧哈里森(George Harrison)的第一首個人冠軍單曲〈My Sweet Lord〉在搖滾樂史上獨樹一格,因為它與世俗背道而馳,這是一首獻給造物主的情歌。當然,海灘男孩(The Beach Boys)的〈God Only Knows〉和諾曼‧格林鮑姆(Norman Greenbaum)的〈Spirit In The Sky〉都開過先例,但〈My Sweet Lord〉有所不同:歌詞中提到40次「上帝」(Lords),16次「哈利路亞」(Hallelujahs)和9次「哈瑞奎師那」(Hare Krishnas)。

 

  就像約翰‧藍儂(John Lennon)在1970年調侃哈里森的歌曲時所說:「每當我打開收音機,聽見的都是『哦,我的上帝』,聽到連我都開始覺得上帝真的存在。」

 

  1969年底,哈里森與德萊尼和邦尼(Delaney & Bonnie)在瑞典巡演時開始創作這首歌,其靈感源自1967年愛德溫霍金斯合唱團(The Edwin Hawkins Singers)所改編的福音歌曲〈Oh Happy Day〉,哈里森回應了這首福音歌曲愉悅地呼應律動,他說:「這首歌令我著迷……我對造物主產生了某種崇敬的感覺,所以我心想:『我要再寫出一首〈Oh Happy Day〉。』然後,〈My Sweet Lord〉就完成了。」

 

 

  然而,這首歌曲不僅並非市場主流,更是一次商業賭注,哈里森也心知肚明,他在自傳《I Me Mine》寫道:「我就像是把脖子放在砧板賭上了生命,我想了很多究竟要不要發行這首歌,因為我將會赤裸裸地坦露自我,而且我估計很多人會對此覺得奇怪。」

 

  但驅使哈里森的目標遠不止是讓一首歌登上排行榜。哈里森從小信奉天主教,在1960年代中期受印度教吸引,正是他建議在《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封面加入三位印度大師,並於1968年說服披頭四(The Beatles)隨瑪哈禮希‧瑪赫西‧優濟(Maharishi Mahesh Yogi)一起參加瑞詩凱詩靜修會。哈里森認為,〈My Sweet Lord〉既是對信仰的呼喚,更是超越不同宗教之間隔閡的方式之一,他說:「哈利路亞與哈瑞奎師那其實是同樣的東西。」

 

  哈里森一開始把這首歌給了比利‧普雷斯頓(Billy Preston),後者在1970年專輯《Encouraging Words》錄製了這首歌。在喬治自己演唱的版本中,製作人菲爾‧史佩克特(Phil Spector)召集了全明星陣容,包括艾瑞克‧克萊普頓(Eric Clapton)、彼得‧佛萊普頓(Peter Frampton)、林哥‧史達(Ringo Starr)、艾倫‧懷特(Alan White)與壞手指(Badfinger)的四名成員。震懾人心的開頭共有五隻手在三十根琴弦上彈奏,喬治稱其為「一把超巨大的吉他」。隨著女聲合唱與哈里森真摯懇求般地嗓音,歌曲逐漸進入他所稱的「神秘的聲音震動」。

 

 

  隨著這股震動登頂排行榜,並將哈里森的新專輯《All Things Must Pass》推上榜首,它也引起了出版公司「Bright Tunes」的注意,他們聽到了一首跟自家歌曲相似的聲音——1963年由羅尼‧梅克(Ronnie Mack)創作、The Chiffons樂團演唱的熱門歌曲〈He's So Fine〉。於是,他們以侵犯版權提起訴訟將哈里森告上法院,最後法院做出了「潛意識抄襲」(subconscious plagiarism)的判決使哈里森損失160萬美元,並為未來數十年許多類似的訴訟樹立了先例。

 

  哈里森對這樁案件表示:「唯一的遺憾是,如果〈He's So Fine〉的作者當時還活著,或許也不會有這場官司。天曉得,我從來也沒有因為自己的歌曲被抄而告過任何人。」

 

  時間最終證明,〈My Sweet Lord〉傳遍了全世界並流傳至今,而不是〈He's So Fine〉。哈里森不過是從一首聽過即忘的流行歌借用了幾塊磚頭,便建造出一座泰姬瑪哈陵。

 

 

原文出處:Louder Sound

 

 

你可能會喜歡

若我能在最後一支舞之後忘記你:Tamino

轉瞬即逝的超級天團:Cream的1968年告別演出

Keith Richards的搖滾剋星:Chuck Berry

前衛搖滾的吹笛手:Jethro T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