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靈魂不需要獨舞:荷蘭流行樂公主S10

S10的創作大多圍繞在她與精神疾病對抗的主題,前兩張專輯都以精神疾病藥物命名。圖:EBU / Nathan Reinds。

 

  我們都在尋找一聽難忘的聲音,也許在網路串流上,也許在文青咖啡廳,也許在某部影劇的插入曲段落。我們很難形容哪一種類型會打動我們,儘管當下流行音樂偏好某些類型的歌手聲線,但是在各種被包裝得過於完美的作品中,偶爾也會出現像S10這樣的音樂家──你聽不懂荷蘭文,但是深受她飽含靈魂、單純而質樸的創作與演唱吸引。

 

  S10被譽為「荷蘭流行樂壇公主」,她在2021年5月貼文詢問樂迷要怎麼做才能參加歐洲歌曲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而現在她已經成為2022年的荷蘭代表,其歌曲〈De Diepte〉也是自2010年以來,第一首用荷蘭語而非英語參賽的歌曲。

 

  S10本名為絲提恩‧德‧霍蘭德(Stien den Hollander),2017年她用手機錄製了第一張EP《Antipsychotica(抗精神病藥物)》,隨後被音樂廠牌「Noah's Ark」相中簽約,那時她不過16歲。一年後,她發行了第二張迷你專輯《Lithium(鋰鹽)》。S10的創作大多圍繞在她與精神疾病對抗的主題,前兩張專輯都以精神疾病藥物命名。

 

  2019 年,S10發行了首張錄音室專輯《Snowsniper》,並獲得荷蘭流行音樂大獎「愛迪生獎」( Edison Awards),使她成為荷蘭流行樂壇的新星。S10的音樂融合了饒舌、嘻哈和舞蹈,而且全部都以荷蘭語演唱。同年11月,她發行了自己的第二張錄音室專輯《Vlinders》,並在荷蘭專輯百大排行榜排名第五。

 

 

  2021年夏天,她與賈桂琳・霍佛特(Jacqueline Govaert)共同創作的單曲〈Adem Je in〉登上了荷蘭排行榜榜首。2021年12月7日,荷蘭廣播公司AVROTROS宣佈S10被選中代表荷蘭參加2022年的歐洲歌曲大賽。

 

  S10在青少年時期因自殺意圖而被送進精神病院,並且因為幻聽和憂鬱問題進出過好幾次,她在紀錄片《風暴在我身邊》(Storm om mij heen)公開談論了一部分的遭遇。她受訪時表示,現在的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很多,一些困擾她的問題也已成為過去。

 

  她說:「我從14歲到17歲飽受憂鬱症與精神疾病影響,它會在一天之內來來去去。那時有很多不安全感,很多悲傷的情緒……現在,情況不再是這樣了。如果你懂那種悲傷,它已經消失了,這樣很好。」

 

▲S10代表荷蘭參加2022年歐洲歌曲大賽的歌曲:〈De Diepte〉

 

  〈De Diepte〉被譯為「深處」,也可譯作「深淵」。在荷蘭語的語境中,沮喪與悲傷的感覺經常被比喻為處在地底深處。S10在〈De Diepte〉唱出了一種精神狀態:對自我的「迷失」、「沮喪」或「困惑」。

 

  〈De Diepte〉沒有講什麼大道理,純粹是在分享她個人的感受。在MV中,S10展現出了脆弱徬徨青少女的模樣,幻想在機車後座抱著男友,在後頸刺一隻蝴蝶,浸泡在充滿落葉的荒廢泳池中。在訪談中,她表示這首歌運用「關係」來探討「自愛」,以這樣的概念談論她與自己的關係,就如同在每一段感情中,伴侶之間都有經歷困難、懷疑和誤解的時刻。

 

  不過或許我們更能從歌詞裡感受到深陷憂鬱的人想要求援,卻一再違背自己的心意把身旁的人推開,祈求對方即使這樣也不放棄自己的吶喊。又或者,那個約定好永不離開的人,唯一能拯救我們的人,就是自己。

 

你知不知道那種感覺
像是你的夢都不會實現了?
你會不會擔心這種感覺會持續到永遠?
因為每天都下雨
而我眼前已經沒有伸出的手
我跟你在一起,對吧?
說好永遠是這樣

 

Ooh-ooh, aah-aah
在深淵中我聽見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Ooh-ooh, aah-aah
哦我的愛人,現在我還能做什麼?
我在深淵中,但我不希望你走

 

 

你可能會喜歡

媽媽,為我唱一首搖籃曲,我想聽你的語言:Kalush Orchestra〈Stefania〉

瘋癲的深意:穿越歷史書寫精神錯亂

在現實世界裡,沒有人會接住你:《在黑暗中漫舞》

從鞭金走向搖滾:Metallica的重大轉捩點〈Enter Sandman〉